朽木不可雕,可以烧

  “凡是存在的必有其存在的合理性。”黑格尔此言可谓道出了世间万物的真谛。无论是高居金殿的君主,还是渺如虫虺的平民,都在自己的位置运行其价值。人类社会尚且如此,更遑论这玄黄天地。凡存在则有价值,奈何,总有人不晓变通,不明天地造化之奇。

一叶障目,确实可以遮蔽泰山。但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注意一下隐藏于厌恶感后的价值呢?佛洛伊德已经向我们展示了事物的双重伴生性,垃圾便是放错了地方的宝贝。废物的产生,是否也意味着宝藏被隐藏。

天地万物,阴阳交替,一饮一啄,自有定数。所谓的朽木只是说明他的价值转换成了另一种属性,或许这价值隐藏的很深。但老子的一句万物于我而为一也指出了绝对无用的事物是不存在的。千道殊途,终归一位,作为万物灵长的我们又何尝不能化万物为己用?

上如同下,下如同上,以此成就太一的奇迹。赫尔墨斯法老的《翠玉录》也向我们说明了这个问题。他用最朴素的元素理论展现了腐朽与新生的关系,越相反便越相似,正如爱与恨,光与影,生与死。腐朽等同于另一种我们目前所无法认知的新生。他所代表的只是一种价值的死亡,而伴生的却是另一种价值的新生。只有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就以朽木作为例子,用于雕刻朽木自然无法与直木相比。因为朽木疏松多孔,但同样也是因为这个特性,朽木较之于直木更易燃烧。同样的还有可口可乐,最早的它只不过是一种止咳药而已,但有一位店员迷糊中,将配方中的水换成的苏打水,于是作为止咳药的价值死了,但作为可口可乐新生价值就是涅槃而生。

见实相,诸法空,刹那顿悟万法同。世间万物,本就伴随着日月盈仄,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的规律交互演替。既如此,又何必拘泥于腐朽的皮相而不放呢?

千重劫,百世难,亘古匆匆弹指间。腐朽已致又何妨,天难阻我涅槃狂。谁言朽木不可雕,燃尽八荒天地荡。

 

来源:新闻中心记者团 作者:潘寒柏 编辑:张彤彤  更新时间:2015-10-30 10:44:39【关闭

上一篇:听雨
下一篇:我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