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克塞特高中:“圆桌教学法”的秘密

  “圆桌教学法”的诞生  

  走在埃克塞特校园,透过教室窄窄的玻璃窗,可以看到一张张醒目的椭圆形木桌,学生称之为“哈克尼斯圆桌”。在整个学校,这样的桌子大约有上百张。离开学校不远的地方,还有全世界唯一一家定制“哈克尼斯圆桌”的公司。

菲利普斯埃克塞特学院图书馆内部

  标准的“圆桌”实则为椭圆形,最长直径6米,周围可摆放13把椅子,圆桌有13块木板,当学生考试时可以抽出来,然后把椅子转90度角,就可以让学生背对背地考试。每张木匠手工定制的圆桌,价值1万美元。  

  “哈克尼斯圆桌”得名,是因为1930年美国石油大亨、慈善家爱德华·哈克尼斯(Edward Harkness)决定向埃克塞特学院捐款时提出了一个附加要求:学校必须创造并实践一种变革性教学法。“我脑海中的课堂是这样的,学生围坐在一张桌子前,老师与他们交流,通过一种类似开会的方式引导他们,鼓励每个学生发言,这会是教学法的真正革命。”  

  当时,埃克塞特采用的是自上而下的授课方式,老师在讲台上讲课,下面坐着二三十个男生,如果学生想发言,可以伸手打一个响指,老师听到了会示意他发言。那些内向的孩子可以永远隐匿在被老师忽略的角落。时任校长刘易斯·佩里(LewisPerry)借鉴“苏格拉底教学法”(Socratic Pedagogy),创造一种激发学生自由思考和辩论的课堂。为了不让任何一名学生成为“隐形人”,理事会决定将每堂课的规模缩小到12名学生,师生之间、同学之间都可以进行交互式交流。  

  在哈佛主修教育学的校长托马斯·汉森(Thomas E.Hassan)说,“圆桌”教学的目的是让更多人参与到教学中,再也不会有学生可以“躲过”老师的眼睛,每个人都被要求全身心投入。“有超过900项研究证明,学生间的合作比竞争的、各自单独的努力更有效,能取得更高的学业成就。”如今,埃克塞特学院的SAT平均成绩在300多所私立寄宿高中里经常排名第一,每年进入常春藤联盟、麻省理工、斯坦福人数约占总数的30%  

 

  “壁画”到“忍者”

  去年秋季,从上海美国学校读完9年级的华裔女孩董初琳(Dana Tung)考入埃克塞特高中,“插班”读10年级(美国高中为四年制,9~12 年级)。她第一次走进教室,就看到一张巨大的桌子放置在教室偏右的位置。  

  “感觉很新鲜。”她回忆说,11个学生和老师坐在位子上,光看背影,她甚至还分不清哪个是英语老师。这是董初琳生平第一次和老师坐在一起上课。开学第一周,不少老师、教职员工以及学长自豪地向这位插班生介绍“圆桌课堂”。“这是一种独一无二、改变生命的体验。”这是她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开学前两天,董初琳发言并不多,尤其是英语课。她本身是一个很善于跟人打交道的女孩,却突然发现自己开不了口,变得有些焦虑,害怕犯错。“我尝试去说话,很认真地听别的同学说,结果就来不及思考我想说的内容了。有的时候,话到嘴边刚想说,别人先开口说了。”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大约两个星期。有一天,董初琳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抛开一切束缚,张开嘴,把想说的全部说出来。那堂课,她突然感觉真正成为“圆桌课堂”的一员。那天之后,她越说越多,“好像有一种超越自我的感觉”。  

  如今董初琳已经在埃克塞特学院上完秋季、冬季两个学期的课,她已经完全适应学校学习和生活。她发现自己开始学会在恰当的时间说恰当的话,做一个很好的聆听者、发问者,掌握了良好的自学能力,不再害怕犯错……  

  在“圆桌课堂”,每个学生都会有自己的“头衔”。那些从不说话的是“哈克尼斯壁花”;说话滔滔不绝的是“哈克尼斯战士”;平时沉默寡言,一旦说话一针见血的是“哈克尼斯忍者”;那些提供有价值的观点的学生,被称为“哈克尼斯公民”。  

  当董初琳游走在“忍者”和“公民”之间时,来自南京的中国籍男孩石小渔(化名)还没被归纳到上述四种“头衔”之中。他说自己是“哈克尼斯印象派”。在课堂上,他参与讨论话不多,但可以清晰完整地理解整堂课的教学脉络,并用绘图的方式把上课的逻辑链“画”下来。  

  去年秋季,石小渔在南京外国语学校初三毕业后考入埃克塞特读9年级。作为经历9年“填鸭式”教育的中国学生,石小渔在“圆桌课堂”的身份除了是“不怎么说话”的学生外,更像是一个“哈克尼斯教育观察家”。他发现,在讨论过程中,学生扮演的角色确实有相当的规律可循。“在老师对面的学生与老师互相呼应,常常扮演话题引导者的角色;两侧的学生会提供很多证据和问题;离老师最近的学生则常有奇想,给话题注入无限生机。”  

  尽管发言不多,石小渔也很享受这种由“圆桌”产生的快乐交流。他在一篇日记里这样总结:“作为9年级学生,课堂上逻辑性还不够强,但是观点活力四射,流动不止,信息量过大,我们还需要更多的锻炼提高效率,圆桌课堂会更加成熟。”

埃克塞特学院里的鲸鱼标本

  “数学极客”培训地  

  在埃克塞特学院的校友名录上,可以看到许多赫赫有名的名字。这些年,两名华裔“数学极客”的名字尤其吸引亚洲学生家长的眼球。一位是2008年好莱坞电影《决胜21点》里“赌圣”原型马恺文(Jeff Ma),他依靠强大的计量分析神算能力,和同伴前往拉斯维加斯,一晚上赢走90多万美元,被各大赌场列入黑名单。另一位是2007年考入哈佛的华裔女孩龚逸然(Sherry Gong),她选修了“MATH55”,所有的作业、测试、考试均得满分,震惊哈佛——这门课可谓“世界上最难数学课”,专为数学极客设计,在国际奥数界赫赫有名。  

  两人的数学老师冯祖明,是美国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总教练,也是埃克塞特学院培养“数学极客”的活招牌。  

  石小渔回忆当初未进学校时,就听说有这样一位威严的老师,一些美国同学见到他如同“老鼠见猫”。石小渔想象,他应该是一位干瘪老头,或许脸部沟壑纵横,还留着山羊胡须。但真正见到的,却是一位高大威猛、神采奕奕的中年男子,课余时间他还是学校女子足球队兼职教练,并在学校督导一个36人的数学社,其中90%为亚裔,石小渔也是其中一员。当年,马克·扎克伯格也是数学社的核心成员。  

  一堂数学课上,石小渔拿到冯祖明布置的一道题,刚准备拿笔解题,却被老师连环炮式的三个问题难住了:  

  “你说,老师为什么要出这道题目?”  

  “这道题目背后意味着什么?”  

  “它的模型可以解决哪些实际问题?”  

  石小渔有些发愣,在中国,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台解题机器,有信心攻克数学难题的堡垒,却从未想过数学难题背后意味着什么。在美国的数学课堂,他第一次感觉数学有意思,他的思维也开始活跃起来。“只有明白出题人的思路,才能真正了解这个模型,运用到实际中。”这是石小渔从冯祖明那里获得的经验。  

  “学习基于兴趣,而兴趣是可以培养的。”冯祖明说,“像哈克尼斯这样讨论会形式的授课,有助于教师抛出问题,让师生在各个层面的沟通中碰撞出火花。”  

  这位华裔教师对中国“被动教育”的忧虑和紧迫感。在奥数赛场上,中国队是他的老对手,近十年内,他率领美国队3次获得国际奥数第二名,5次赢俄罗斯,7次赢韩国,却从未赢过中国。但是,在冯祖明看来,数学竞赛的成绩,并不代表真正对数学领域有所贡献。他曾这样说过:“拿到菲尔兹奖(数学界的诺贝尔奖)的华人,到目前为止只有两个,一个是从香港出去的邱成桐,还有一个最近在澳洲的陶哲轩。中国从1986年正式派队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到目前为止,那些获奖选手都到哪里去了呢?”  

  有时候,冯祖明会在周末带着数学社的孩子们去距离学校80公里的波士顿剑桥参加“哈佛—麻省理工数学竞赛”。石小渔入校不到两个月,就已经有了第一次站在国际顶尖舞台竞争的机会。他说,自己从小学开始参加数学竞赛,读初中后却一次竞赛也不愿意参加了。  

  “因为太习惯被动去等老师给问题、给公式,不能自己创造。”他说,“当我遇见了冯老师后,我发现真正爱上了数学。”

埃克塞特学院的教堂

  对话菲利普斯埃克塞特学院校长托马斯·汉森  

  (T=托马斯·汉森)  

  “每个学生的声音都是重要的”  

  在来埃克塞特学院之前,你在布朗大学招生办工作。这所高中吸引你的原因是什么?  

  T:埃克塞特最独一无二的地方就是它的“哈克尼斯教学法”。24年前,我进入学校担任数学老师,我发现这是一件很具挑战性的事,因为学校除了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外,连数学课和科学课也统统采用哈克尼斯教学法。老师在上课前会给学生布置一些作业,涉及许多根本没有教过的新知识,学生自己通过预习解开答案,然后在课堂上讨论和开拓思维。老师起到启发者的作用。  

  很多人都把埃克塞特和它的姐妹校安多佛视作美国最好的私立寄宿高中。你觉得两所学校的区别是什么?  

  T:两所学校的创建人是叔侄关系,我们两所学校的校训都强调“不自私”,为他人服务等。但我觉得最大的区别还是“哈克尼斯教学法”,在我们学校,更强调学习的自觉性,在课堂上,12个学生相互讨论发言,每个学生的声音都是重要的,都会被重视。  

  马克·扎克伯格是学校的知名校友之一。你觉得他是典型的埃克塞特学生吗?  

  T:我想典型的埃克塞特学生应该是这样的:热爱学习,学业有成,且有自知之明。他们对自我要求很高,总希望学习更多的东西,而且乐意与别人分享自己的成功经验。  

  华裔数学老师冯祖明是学校的明星教师。我听学生反映,好多学生喜欢上他的课,也有人觉得这样的老师有点凶,不敢选他的课。你怎么看?  

  T:哈克尼斯教学法给予老师很高的自由度,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个性来教学。当然,我们也给学生很多自主选择的机会,他们可以选自己喜欢的老师上课。在我们学校,学生都很积极,想要学习更多,知道更多,而老师的任务,是不断推动学生自己前进。冯老师就是这样一位善于启发学生的老师。  

  “每个学生都能充分被照顾”  

  能否推荐一两门埃克塞特的特色课程?推荐它的理由是什么?  

  T:这个学期,我们新推出了一门针对12年级学生的研究课程,我们和斯坦福大学医学研究中心展开一个针对糖尿病诊疗的研究,可以和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生一起做实验,讨论研究进展,学生之间经常通过因特网联系。在我们学校,类似这样的课程还有很多,学生可以学习许多在大学才能学到的课程,我们有足够丰富的教师资源,也有足够丰富的资金支持开发更深入的研究型课程。  

  为什么学习语言如此重要?  

  T:学习语言,如同打开世界的另一扇窗。我们不仅鼓励学生在学校学习语言,还鼓励他们出国学。比如针对11年级和12年级的学生,在秋季学期,他们可以申请去法国、日本、俄罗斯、英国的学习机会,冬季可以申请去中国、厄瓜多尔、德国、爱尔兰、意大利的学习机会,春季也开设德国交流项目。当我们的学生从世界各地回来,可以把最新鲜的世界资讯和感受分享给其他学生。  

  在中国,你们和哪所学校有合作?你来过中国吗?对中国学生印象如何?  

  T:我们和北京的人大附中合作。我来过中国,还在人大附中上过一天英语课。我发现中国学生很积极,也很热情,而且他们的英语非常厉害,让我印象深刻。  

  埃克塞特学院一共有1071名学生。如此大的社区,怎样才能照顾到每个学生的需求?  

  T:大学校的好处在于提供了丰富的科目选择,以及课余生活项目的选择。在我们学校有800多个住校生,而我作为校长,和其他绝大部分老师,都住在校园里或者学校周边。我和学生每周都会聚会几次,我也会亲自为学生烤曲奇饼。在我们学校很强调社区的概念,我们力争关注每个学生。此外,我们学校师生比例达到1:5,每个课堂只有12个学生,我相信每个学生都能充分被照顾。

来源:优教育 作者:周一妍 编辑:吴堃  更新时间:2017-04-18 09:01:56【关闭

上一篇:科学制订职业规划,不单只为就业来
下一篇:芬兰学生从4岁到19岁有1300小时的建筑教育课,却不是为了培养建筑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