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孩子长大后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因为这里的职业启蒙如此与众不同

  “全球教育第一”的芬兰,一以贯之的教育方式,有两个基本原则:学习是为了应用,在应用中能更好地学。  

  学习是为了应用。我们曾分享过一个案例,这里的孩子从4岁起,一直到19岁,要上1300个小时的建筑教育课,不是为了当建筑师,而是练习用自己的知识“建立城市”(对此,我们在上周有过分享,回顾请点击《芬兰学生从4岁到19岁有1300小时的建筑教育课,却不是为了培养建筑师》)。  

  2007年,芬兰赫尔辛基市把一块旧港口开发为新区时,就邀请了参与建筑教育课的学生作为顾问之一。

  在应用中能更好地学,主要体现在职业启蒙教育上。

  芬兰的孩子,从小学起就要上“教育与职业辅导课”,学会观察和了解自己身边出现的各种行业,认识各个工作对知识和技能的要求。  

  并且,在6年级、9年级这两个成长的关键时间点,当我们的孩子可能在忙着小升初和中考的时候,芬兰孩子却在积极筹备,参与一场名为“Me & My City”的深度职业启蒙活动。  

  这个为孩子提供社会、工作生活和企业体验的教育项目,成立于2009年,到今天,在芬兰已经备受赞扬,覆盖极广——芬兰国内,已经有6个基地,芬兰6年级学生中,有一半接触过这个项目。  

  今天,少年商学院微信就为您介绍下这个非常值得关注的创新实践项目(点击下方视频观看总览),以及它带给我们的关于何谓给孩子真正意义上职业启蒙的思考。  

  微型城市,极近真实  

  Me & My City的游戏规则,简单说来,就是“框”出来一个微型城市,孩子在这里从事一种职业,并作为消费者、公民在这里,模拟生活。  

  你可能会想到国内很火的“星期八小镇”、“比如世界”,其实相去甚远,或者说完全不同。这两个项目面向的孩子偏低龄,虽然都是角色扮演,却有点浅尝辄止,孩子顶多了解到“哦,这个职业就是做这个的”。  

  Me & My City极度强调真实。  

  每个微型城市,面积约500平方米,每个项目期内,都有15-20家企业或者公共服务平台(银行、邮政等)以及70多种职业。  

  这些机构可不是虚构或者孩子们过家家式组织的——它们背后,都有一家真实存在的公司。  

  比如下面这家,就是三星公司与Me & My City合作下产生的微型公司,它的所有运行方式,都和三星公司的实际运行方式一样。

  其他微型公司,都是芬兰或全球知名的企业的Mini版。

(芬兰邮政)

(《赫尔辛基新闻》)  

Turku能源公司)  

  这些公司分别扮演了产业链的上游和下游,比如:学生用虚拟伐木机进行伐木,并将原木销售给旁边的造纸公司,获得利润,而造纸公司则会将产品销售给其他公司……  

  Me & My City里甚至有一个银行系统,背后的原型是芬兰的诺迪亚银行。每个学生会领到一张虚拟的银行卡,有卡号、有密码,能查询他们拥有的“存款”。  

(排队领工资、办理银行业务)  

  这是这里最热闹的地方,有银行办公室,其他公司的人能来申请贷款,还能来这里支付各种各样的账单。这些账单,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无异,完全不是一些人认为的“过家家”。  

(申请贷款)  

  公司也好、银行也好,CEO以及雇员都由学生扮演。说是“扮演”,却不是走走过场。老师是这里的人力资源总监——哪位学生在哪家公司做什么职位,都由老师事先按照学生就业申请、面试结果来指定。  

  而学生要做的事情,则对应真正在这个公司、这个岗位的人的日常工作。  

  运作一家咖啡馆,管理一家超市,为电子游戏公司打造一款能在国际市场上杀出重围的产品……工作有时很顺利,学生们能很快盈利,并在一天结束的时候,用卡里的货币,购买需要的商品。  

  但有的时候,他们会经历亏损,甚至破产……  

  这些营收情况,都可以在后台系统里追踪到。  

  “当虚拟银行卡里,没有钱可以购买商品时,孩子们会有很强的挫败感。”创始人Tomi这么评价,“这让他们认识到现实的残酷,知道这并不是一场单纯的游戏,而是真实社会的真实映射。”  

  也唯有如此,学生们接触到的雇主形象、职业生活才会是真实的,而不会过度美化任何一个职业。  

  而主动体验“失败”,对孩子的一生来说,也意义非凡。  

  Me & My City新一任CEO特沃拉就说,这是在训练孩子“为自己相信的东西去努力,去失败,并从失败中吸取教训”,而这一个能力,是“企业家精神”的开始。  

  一个完整的职业启蒙系统  

  芬兰孩子,分别要在6年级,和9年级的时候,要到Me & My City基地的实践,时间皆只有一天,内容不同,分别为初级版和高级版。但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学生们要做太多准备。  

  其中一项,是他们要先在学校完成10节课,课程的主题,就是让学生了解真实商业社会的运转规律,并设定自己最适合在Me & My City里的职业。  

  无论是作为公司或银行职员、消费者还是社区中的一员,内容涉及经济、企业运营、国际贸易、税收等,他们要知道工作是什么,怎么找工作,更要知道,每个工作背后的逻辑。这其实是社会科学的一部分。  

  这和少年商学院的理念不谋而合。我们的孩子线下商业实战之前,也要通过视频直播,完成10BizWorld商业启蒙课程(查看与北京史家小学的合作案例)。  

  结束校内课程后,他们会像成年人一样,能写简历,会申请工作,知道怎么应聘CEO等各种职位。  

  这个“预习”的环节里,他们会去体验能源供应商的工作,或者是艺术博物馆,或是一个伐木公司,去体验和他们父母相似的工作以及承担相应的责任。  

  众所周知,芬兰在自然教育、户外探索方面做得很好,这里的孩子从小学开始就参加童子军。而Me & My City,就是芬兰童子军的合作项目,两者有个共同目标:  

  让孩子真正成为社会的一份子。  

  不仅能学好知识,学好技能,更能把知识和技能用在工作生活中,为社会发挥积极的作用。  

  Tomi创立Me & My City时,就是为了培养孩子们的社会责任感和参与感,进而解决无数学生进入社会就迷茫,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成千上万年轻人社交无能等社会问题。  

  到今天,Me & My City在芬兰已经备受赞赏,成了评估一个孩子社会能力、工作生活能力、未来企业生涯等方面的主要方式,与118家公司、210个当地政府机构达成了合作,并正影响着更多孩子。  

  Tomi统计,超过90%的学生在完成了Me & My City项目后感受到:  

  对自己的消费有了更好的计划;  

  更好地理解了合作的重要性;  

  意识到责任的重要性和其如何引起和影响关系;  

  理解了工作和商业的特征并且想要了解更多;  

  而最重要的是:他们感觉到更加自信了。  

  而这才是真正的职业启蒙应该做到的,远远不止了解“一个职业是干什么的”“我喜欢这个职业”这么简单。  

  因为当孩子们长大后,一些职业可能并不存在了。但是,孩子当年从这场启蒙运动中收获的社会认知、创造力自信和团队合作精神,却将使其永远受益。  

来源:少年商学院 作者:少年商学院新媒体部 编辑:吴堃  更新时间:2017-05-14 17:22:14【关闭

上一篇:芬兰学生从4岁到19岁有1300小时的建筑教育课,却不是为了培养建筑师
下一篇:过程才是最重要的学习——一位乡村老师的教育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