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度探险摄影作品大赏

  北极光下探寻恐龙的往昔|在加拿大的阿尔伯塔恐龙公园,Chad Kendrick的背后是浅绿色的北极光浓罩着山脊与地平线,他的朋友Andy Best拍下了这一刻,他说:“我们从没想过能碰见北极光。”当时一名古生物学家正在恐龙化石挖掘现场进行考古工作,包括Best在内的多名电影摄制者都伴其左右。摄影:ANDY BEST

  加利福尼亚州优胜美地国家公园,高空行走|“仅仅是看着他踩着缆索越过峡谷就让我头晕目眩。”摄影师Fred Prompermayer说道。照片中的是他的朋友Gustavo Fontes,他穿过了优胜美地国家公园(Yosemite National Park)的塔夫脱点(Taft Point)。和他们一起探险的还有几位朋友,Pompermayer还说说:“之所以选择这个地点,是因为我们知道这里的日落美丽至极。”摄影:FRED POMPERMAYER

  挪威斯瓦尔巴特群岛,皮艇度冰川|“我以极限运动摄影为生的,我能够确定的是这样的情景必须拍下来。”摄影师Alexandre Socci所说的拍摄场景就是皮划艇职业运动员Ben Stookesberry冲下斯瓦尔巴特群岛的一处高18米冰川瀑布。另外还有两名职业运动员Chris Korbulic和Pedro Oliva。这三个人和Benny Marr,都被提名为“国家地理学会年度探险家”。摄影:ALEXANDRE SOCCI

  加拿大落基山脉,滑雪自拍|“我以为这是2015年加拿大落基山脉最美的极光,超过了任何形容词。”摄影师Paul Zizka说道。当时他已经独自拍摄了很长时间,正要离开时才看见了这一幕。他赶忙架好相机选择无限连拍模式,然后拿起另一个相机和滑雪装备在大自然的恩赐下独自起舞。在五个小时,2000多张照片里,这一张最让他满意。摄影:PAUL ZIZKA

  斯洛伐克的某处偏僻湖泊,尾波滑板挑战|“虽然这个间隙有大约3米宽、3米深,用尾波滑板(wakeskating)来越过还是非常疯狂的。”此类极限运动的专业人士Ben Horan介绍道。这个混凝土砌成的洞穴位于斯洛伐克某个偏僻的湖泊,Horan在越过的时候还做了个空中翻板的动作,帅气值满满;而摄影师Kasl则站在洞底齐踝深的泥水里抓拍到了这个镜头。摄影:JAN KASL

  新罕布什尔州斯夸姆湖,赏星泛舟|“能拍摄到如此美妙的画面不得不感叹我们超赞的运气。”摄影师Will Strathmann说道,画面中是他本人及其朋友。满天的星光映在湖中,给人一种漂浮空中的错觉。“我设定了延时摄影,所以只能祈求照相机能正常工作,两艘小舟也在对的位置。很幸运的是,当时的湖面非常平静,小舟几乎原地未动,就连天上的云都巧妙的避开了星光。”摄影:WILL STRATHMANN

  苏门答腊岛,夜间冲浪|“我激动的按下快门,紧接着就是一个波浪砸在我的头上,还没缓过神来又是一击。痛得我几乎用尽所有力气才游回小船。”摄影师Fred Pompermayer谈及这张照片时说道。苏门答腊岛附近的明打威群岛(Mentawai)美如天堂,冲浪好手Adriano De Souza乘着浪头在黎明前的黑夜里驰骋。摄影:FRED POMPERMAYER

  越南,徒手攀爬|“水看起来并不危险,但如果从高处落入水中,那会像砸在水泥地上一样。”摄影师Lukasz Warzecha说。照片拍摄于越南的下龙湾,徒手攀爬的好手Neil Gresham高高的悬在凸出的石灰岩钟乳石下部,实在让人捏了把汗。Warzecha接着回忆道:“记得当时我倚在石壁和几根钟乳石之间,空间极其狭小,脚下的水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我站定之后深吸一口气,从防水套里取出了我的相机。”摄影:LUKASZ WARZECHA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岛,高空行走|“人们总是想追求最完美的摄影作品,但高质量的作品总是发生在你放平心态之后。”摄影师Krystle Wright说道。图中的高空行走者是Ryan Robinson,缆索一头系着的是塔斯马尼亚岛的标志性海蚀柱“Moai”。摄影:KRYSTLE WRIGHT

 

  加利福尼亚州BUTTERMILKS,抱石运动|“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期待过什么。”照片中的攀岩爱好者Eduardo Carvalho说道,为他拍摄的是其好友Fred Pompermayer。BUTTERMILKS距离加利福尼亚州的毕晓普(Bishop)并不远,其地质构造非常适合抱石运动,而天空中的银河也给这张照片增色不少。Carvalho攀爬的巨石有个怪怪的名字“皮博迪奶奶大圆石”(Grandma Peabody)。当时Carvalho挂在绳索上一直等到银河升至最高点,也就是凌晨3点20分。他明白只有尽可能的保持不动才能让画面更清晰,辛苦是值得的。摄影:FRED POMPERMAYER

 

  冰岛巨魔半岛,滑雪|照片中的滑雪者Martin Hesse正沿着冰岛巨魔半岛(Troll Peninsula)的悬崖边缘掠过,配合他的还有悬崖下的汹涌波涛,这也是最让摄影师Fredrik Schenholm满意的部分。他说:“我们真是太幸运了,有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能不能拍出自己想要的照片,很期待大自然带给我的惊喜。”摄影:FREDRIK SCHENHOLM

  华盛顿州的灵魂瀑布,皮划艇速降|“我发誓当时我紧张的食指都出汗了。”摄影师Krystle Wright至今仍心有余悸。皮划艇赛手Rush Sturges从华盛顿州怀特萨蒙(White Salmon)的灵魂瀑布(Spirit Falls)顺势而下,仿佛从天而降。Wright使用的是装有两个闪光灯的无人机。“当我按下快门的一刻,我就知道自己拍了一张独特,精彩的照片。”摄影:KRYSTLE WRIGHT

  南卡罗来纳州公牛岛,爬树|“这里是公牛岛(Bull Island)的东北角,‘埋骨地’的名头倒也恰当。”摄影师Ezekiel Ogle谈到他的朋友Harry Carlin在墓地海滩(Boneyard Beach)上的冒险举动时说道。逐年升高的海平面慢慢吞噬着这座小岛的边缘地带,遇到森林树木时,这些陆生植物在盐水的浸泡下难逃一死,只留下枯骨嶙峋。摄影:EZEKIEL OGLE

 

  加利福尼亚州BUTTERMILKS,抱石运动|“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期待过什么。”照片中的攀岩爱好者Eduardo Carvalho说道,为他拍摄的是其好友Fred Pompermayer。BUTTERMILKS距离加利福尼亚州的毕晓普(Bishop)并不远,其地质构造非常适合抱石运动,而天空中的银河也给这张照片增色不少。Carvalho攀爬的巨石有个怪怪的名字“皮博迪奶奶大圆石”(Grandma Peabody)。当时Carvalho挂在绳索上一直等到银河升至最高点,也就是凌晨3点20分。他明白只有尽可能的保持不动才能让画面更清晰,辛苦是值得的。摄影:FRED POMPERMAYER

 

 

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 作者:整理报道 编辑:李采虹  更新时间:2016-12-30 21:19:01【关闭

上一篇:拍人好去处——尼泊尔
下一篇:农大人的新年愿望,总有一个戳中你的内心